社会头条

安溪成为“诈骗之乡”,冤吗?-168体育

2020-10-08 20:53

简介:中公时事政治频道改版国内国际时事政治热点,并获取时事政治热点政策理解、理论仔细观察、时事大事记及时事政治热点汇总等。今天我们注目--时政热点:安溪沦为诈骗之乡,狱吗?。徐玉玉案再次发生后,舆论铺天盖地,仅有安溪人都狠狠了大骂,也都被骂醒了。2016年12月6日,安溪县委书记高向荣看到记者就开门见山:安溪人口120余万,近年来确实专门从事电信诈骗的有3000多人,可就是这么一小撮人,把我们的名声搞臭了。(1月4日《人民日报》)安溪被称作诈骗之乡,回应,安溪县委书记高向荣实线路在有点冤。高向荣指出,安溪有120万人,近年来确实专门从事电信诈骗的只有3000多人,可分不成诈骗之乡这个名号。但实质上,这个县之所以被称作诈骗之乡,不在于参予诈骗的人多少,而是诈骗产生的危害和影响。据有关报导表明,高峰时期,每天从安溪收到的诈骗短信多达数百万条,而且许多诈骗分子不以诈骗为耻,反以诈骗能力高为荣,更加以诈骗将近钱为耻。在这种情况下,这个县委书记不是严肃评估安溪沦为诈骗之乡的原因,反而感觉有点无奈,这就有点不合时宜了。安溪沦为诈骗之乡,这个县委书记还把责任引给对岸的那些人,他指出,一开始就是那边做诈骗,然后又带着安溪亲戚做,后来安溪人自立门户自己做,就越做越大。对岸那边显然有大量的诈骗集团,然而带着安溪的亲戚一起做,但如果安溪县有关部门对这些诈骗分子能及时展开压制,找到一个打掉一个,能发展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吗?安溪诈骗之所以发展到今天的地步,说道轻点,解释当地政府不存在相当严重的不作为,说道轻一点就是唆使犯罪。

安溪成为“诈骗之乡”,冤吗?

实质上,安溪诈骗最可怕的时候是2003年和2004年。2004年《瞭望台周刊》曾有报导:安溪是我国手机短信诈骗的大本营,设于魁斗镇的移动电话通信基站曾多次是全亚洲最挤迫的基站,在短信诈骗高峰期间,安溪境内一天收到的手机短信约上百万条之多。那个时期,当地有关部门虽然也采行了一些严惩措施,但没取得实效。尤其是随着诈骗向专业化、科技化、暴力化等方向发展,这个县有关部门没及时应付,从而使诈骗队伍大大发展壮大,沦为诈骗之乡也就不足为奇了。2016年4月,安溪正式成立了反诈骗中心,对诈骗展开制备登陆作战、打防举,有关部门协商多家银行进驻中心。县委书记、县长公开信收到《致全县人民书》,并积极开展跨区压制百日会战。安溪一些地方的村规民约规定,对参予电信诈骗的,除政法部门追究责任刑事责任外,责令写出悔过书在全村张贴;责令其家属播出电影,并公开发表其违法行为;中止其在计生、上学、土地及森林的总承包、户口迁入等方面的优惠等。一系列措施,使村民很久不肯去诈骗。这也解释,只要措施能干,诈骗还是有办法清领的,同时也解释,之前之所以成诈骗之乡,解释措施没有做到。由此看来,安溪县委书记以全县只有3000多诈骗人员为由,感觉安溪被戴着上诈骗之乡这覆以粪帽子有点无奈,只不过一点也不狱。只有寻找了沦为诈骗之乡的根源,仍然维持对诈骗犯罪的高压态势,才能清理诈骗之乡的臭名,会使诈骗之乡死灰复燃。稿源:荆楚网作者:胡建兵更加多涉及信息请求采访中公时事政治[正当理由声明]本文源于网络刊登,专供自学交流用于,不包含商业目的。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牵涉到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求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立刻处置。。